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在过去的一个月里,记者追踪了博彩从业者小杰(化名)。他是众多来柬埔寨干博彩的人之一,他也是大部分没有实现淘金梦的失败的回国者之一。他有自己的私心——赚快钱还债,手段倒不是第一位该考虑的;他也有自己的不忍心——骗来骗去骗不下去,道义有时像心头的刺,总还是能扎到自己。为赌博的客人服务的人,似乎也成了赌徒,赢的是运气输的是命。最后,小杰以“苦,真的很苦”来总结自己这段经历。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“以为可以在异国他乡从头再来,没想到越陷越深。”小杰朋友圈里最中意的一张图

  • 再见 柬埔寨

小杰(化名)第一次联系到记者的时候,是5月21日,像大多数博彩从业者向报社求助一样,关键词都是“护照被扣”“拖欠工资”“无法回国”“快来救我”。这样的求助从两年前开始,几乎每天都有。

“报案挂失,然后去使馆重新办理。”通常记者会这样建议他们。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小杰第一次和记者的聊天

第二天,小杰给记者发来照片,大意是已经饿了两天,没钱吃饭,当地人可怜他,给他买了桶泡面。这样的遭遇并不是博彩从业者里最惨的,往往博得更多同情的,是那些连命都没有的。

“吃得狼吞虎咽的,我这辈子都没那么饿过。好好的一个正常人,被柬埔寨黑公司祸害成了乞丐。”小杰说。

小杰第二天给记者发的微信

后来的几天里,小杰断断续续会跟记者说起自己的最新境况。比如,有好心的中国人接济他了,他拿到护照了,借钱买到机票,终于回国了。

回国那天,小杰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飞机的照片,上面写道:“他乡容纳不下灵魂 故乡安置不了肉身。还有18分钟就要起飞了,再见柬埔寨。”

我知道过来是干什么工作的

去年8月,小杰来到柬埔寨从事博彩业。大专毕业后,小杰在广州打拼,结果还不错,有了自己公司和房产。一次生意上的抉择,他心存了点侥幸,导致公司破产,背上了巨额债务。债务压得他喘不过气,于是他选择了跑路。

“说实话,我知道过来是干什么工作的。我是想顺便考察一下,自己开个盘口,找个翻身的机会,毕竟能赚快钱。”

初来柬埔寨,一切都令他新鲜。直挂天际的海岸,大雨中火红的夕阳,他一直感叹“景色美”。公司聚餐,朋友请客,异国他乡的生活开始的还算顺利。

小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西港一家博彩公司做推广。通过聊天软件和定位器,拉客户来网站赌博。“只干了一个月,要一直拉人来平台赌,我实在干不下去。”

推广是博彩行业的入门级岗位。之后小杰换了客服岗位。每天负责博彩网站的后台,给玩家解释游戏规则,然后帮他们充值或者提现。

“其实就是利用第三方支付洗钱,然后流入庄家账户。充值使用的第三方支付,最大的漏洞是只要转账成功,钱款去向就无法查询。而一旦客户赢钱数目超过五到十万(视客户投注量而定),提现时网页会自动跳出‘您的账户异常,涉嫌境外诈骗,请您配合中国网警警方调查’的提示。目的在于扰乱玩家心理,之后会有话术套路对方,黑掉对方游戏账户金额。这样就把客户的钱骗到手了。”

“输赢是你的事,但给不给钱,是平台说了算。”小杰亲眼见到一个佛山的女孩,如何从一百多万赢到三百多万,最后因为无法提现,又在平台上全部输光。“很残酷,也很现实,就一晚上的事。”

干了四个月,公司新招了女员工,他们这一批男客服便被辞退了。后来他做到人事岗位才知道,一个博彩公司,如果新进一个人,就会开除一到三个人,“这是行业规则。也是为了给博彩公司节约成本。”

第一份工作小杰没赚到什么钱,比起他在国内的债务,这里的状况让他多多少少有些看不到希望。“刚来的时候,把博彩想的太简单了。”他来到柬越边境重新寻找机会。当他看到边境的湄公河时,他想起刚来西港时看到的大海,他感概着,“一直飘泊在大海中,找不到港口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小杰朋友圈里拍了很多大海的照片

谁坑我们,我们就曝光谁

有了客服和推广的工作经验,小杰跳槽后做起了人事岗位,负责招聘员工,和安顿新来的员工。

4月7号,小杰来到甘丹的一家博彩公司上班。房子干净,桌椅整齐,办公环境明亮宽敞,这些似乎都在告诉小杰,“换了份工作,还有得拼一把”。这家博彩公司不但不要求交押金,每个月初还有50美金的补贴,只要做满四个月,就能报销车费和签证费用。这些足以诱惑他来甘丹上班。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公司的宿舍走廊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公司提供的工作场所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公司食堂

“后来事实证明,没有押金,会以其他方式让你交更多的钱。50美金的补贴?放心吧,公司会翻4倍拿回去。”

博彩公司通常要求员工交付6000元押金,分两个月至六个月不等,从工资里直接扣除,承诺做满六个月便返还。“有的公司会退还押金,但一般退的不多。大部分在你做满六个月之前,会被公司以各种理由辞退或逼走,相当于公司黑掉了这笔押金钱。能干到最后的,大都是老板自己的人。”

小杰清楚的记得被开除的那天是母亲节,“会算计吧,还专门挑个好日子干掉你。”

主管要求小杰使用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绑定到公司的微信上,小杰没有同意,第二天他就被辞退了。“我当然不能同意。用我的身份证登记,意味着平台使用我的个人信息收付款。回国后会被警方调查,查到的就是我,以‘诈骗’名义被抓的也是我。”小杰说,“被抓的人都是替死鬼,身份证、护照、支付宝、微信随便借给公司洗钱。”

大部分公司不会轻易得罪人事岗位的人,这是博彩行业里大家默认的规矩。人事岗有权在公司拍照,用来发布招聘信息,“谁坑我们,我们就曝光谁。”并且人事手里还掌握着人数庞大的微信、QQ、脸书,资源群基本覆盖整个行业。“只有刚开盘不懂事的,才会这么傻。”

而曝光博彩公司,在人事圈子经常发生。“我们人事群每天都有曝光。”博彩公司一般不理会这些曝光,知道的公司,顶多会言语恐吓,基本上不受影响,因为员工流动性很大,几乎每三个月就有一次大换血。“也就是说,就算曝光,最多三个月后,也没人知道了。”

讲到这里的时候,小杰说,他每天上班都挺担惊受怕。比起他们曝光公司,他更担心同事之间的相互曝光。“前一天还是一起喝酒的哥们,第二天就去老板那举报你。人与人之间,不敢信任。我身边能来柬埔寨的,都是在国内走投无路的人,要么等着被高利贷砍死,要么被法院执行。人在最惨的时候,什么事都能干。”

生活很苦,很煎熬

小杰在这家公司干了35天,工资为7000多人民币,但最后拿到手只有一千多。

先是被扣除各种费用,“比如请假或者喝酒,就会被罚款200美金,说好的50美金补贴就翻4倍被拿回去了。”小杰强调,“人事制度上并没有这些细则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人事制度表 “怎么罚款,根本没说,到了结算工资,随便什么理由就能罚你。”

后是拿不到护照。被辞退后,主管告诉小杰,护照已被送走办理续签,如要领取,需缴纳加急费160美金。“当时说无押金的钱,就这样从加急费里出来了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公司提供的工资结算笔记

小杰托金边的朋友帮忙查询,得知护照在他被辞退前的两天,已办好并送回了公司,但公司并没有给他。

“你可以想想,他们做盘的大部分都是骗子,你跟骗子能讲什么道理?”

小杰调查了和他情况相仿的其他同事,护照被扣留十天以上的情况下还要赔付,是很稀疏平常的事。他们要么干脆不要护照,要么只能交钱。

“我只剩80美金,交不起钱,护照也不能不要,我本来还想在金边找其他工作。都奔着想赚钱的念头去的,钱还真没那么好赚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小杰调查与他情况相似的其他同事

除了一直无法找到正规的博彩公司上班,小杰的生活也充满压抑。“你知道,是个男人难免有七情六欲,我来柬埔寨这么久,柬埔寨小姐不敢找,怕有病,中国女人太贵,我也没那个闲钱。生活很苦,很煎熬。”

我成了要饭的乞丐

起先,小杰和其他几个也被辞退的同事住在公司安排的宾馆里。第二天开始,所有的食宿费用,都需他们自己缴付。工资用完后,小杰只能睡在宾馆沙发上。“长的沙发店里的服务员要睡,我就躺在那个坐着的沙发睡,不知道挨过了多少个难熬的夜晚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小杰流落在小旅馆

最后小杰连吃饭的钱也没有了。期间小杰找主管催要护照,与主管争执,都于事无补。小杰只能每天蜷缩在旅馆的沙发上,腰酸背痛是小,饥饿是要命的。

“我成了向人家服务员要饭吃的人,服务员看我可怜,好几次给我饭吃,给我水喝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主管与小杰的对话(白色为主管,绿色为小杰)

小杰没好意思继续呆在旅馆,便在外面饿了两天,之后碰到一个中国人。“他叫我去他们那里吃饭,说都是中国人,都不容易,能帮就帮你一把,你什么时候饿了就来我这里吃。”人在落难的时候,嗟来之食都成了雪中送炭,显得弥足珍贵。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给小杰饭吃的同胞发给他的微信

后来,主管让小杰把手机作为抵押,交换护照。“但是看我手机太破,而且好几天没吃饭,饿的不行了,才把护照给我了。”

曾任美国驻柬埔寨大使穆索利美(Joseph Mussomeeli)说过:“千万小心,柬埔寨绝对是你所能踏足的最危险之地。你会爱上柬埔寨,然而到头来这地方也将令你心碎。”对于小杰而言,柬埔寨无疑是个令他梦碎的地方。小杰当初走出国门,坐上去柬埔寨的飞机时,写了这么一句话:“有些事情,是人生路上必须要经历和走过的。”

追踪博彩从业者:在柬埔寨的日子,真的很苦

小杰离开中国来到柬埔寨时发的朋友圈

“盘口我是不想开了,骗来骗去太残忍。去柬埔寨简直是一场噩梦。”说这些话的时候,小杰已经回到中国,辗转在成都、重庆、武汉,寻找工作机会。“回国了,但债还得还。只要有一口气,我还想找其他翻身的机会。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棋牌游戏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qp49.com/2018/06/22/509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